新头条

西安女子瞞著丈夫做微整形欠美容院11萬元債務

2018-01-31 04:14来源:西安头条浏览量:

直到那一天,有人拿著美容院的欠條上門要債,西安市民武先生才知道妻子曾經瞞著自己悄悄進行了“微雕”整形手...

原標題:西安女子瞞著丈夫做微整形 欠美容院11萬元債務

  直到那一天,有人拿著美容院的欠條上門要債,西安市民武先生才知道妻子曾經瞞著自己悄悄進行了“微雕”整形手術,先后支付了8.3萬元,還剩有11萬元的“巨債”。

  討債人員上門 丈夫才知道妻子做整形手術

  “那是2017年11月12日,晚飯后正在看電視,有3個年輕小伙敲門闖進來,說受人委托來要賬,拿著欠條。”家住西安市南郊航天城的武先生說,當時自己愣住了,讓對方到門外說他們不肯,隻好報了警。第二天,這些人又到家裡來,最后再次報警。

  直到此時,武先生才知道妻子給美容院打了欠條,欠條上說“今做微雕手術,已付6萬元整,仍需付欠款13.3萬元整的手術費。”寫欠條時間為2016年6月29日,有妻子的簽名。欠條下方還寫有“10月14日付2.3萬元,2016年過年前再付7萬元,余款2017年4月底結清。”

  武先生的妻子說,自己一直在航天城附近的愛婕妤美容院做美容護理,2016年6月29日下午下班后去店裡做皮膚護理,西安新媒体,結束后美容院工作人員推薦說北京的美容專家徐教授來西安,在她們另一家店裡,可以去見見,當時店裡派車,店長也一起陪著,來到草場坡的佐登妮絲美容館,美容顧問告訴她哪裡有缺陷、下墜和鬆弛,哪裡需要填充和提拉,說這個美容項目要做3次,每隔6個月做一次,做完后面部可以年輕5歲,保持3到5年。之后,一位徐教授說給她打麻藥,這樣就不會太痛,自己感覺徐教授用針在臉部進行注射,結束后昏沉沉的,照鏡子看見自己臉色通紅,有些腫,當時已經晚上12點了。1個多月后,她感覺面部又回到原來的狀態,不像當初承諾的保持很長時間,就去找店長,店長帶她去了東郊的泰瑞德美容醫院,進行了自體血清填充項目。10月份,店長再次帶著她去了草場坡的美容館,徐教授又給臉部注射了一些東西。

  “前后帶著做了3次,總共給美容院付了8.3萬元,當時說手術總價是19.3萬元。”她說,幾次微整形的效果並不滿意,在了解市場上美容整形收費后,懷疑自己掉進行了“美容陷阱”,因為丈夫一直反對整形,所以她也一直瞞著丈夫,直到討債的人上了門。

  當事人質疑涉嫌非法行醫 美容院稱介紹顧客去了正規美容醫院

  武先生說,查詢相關資料后,他發現愛婕妤美容院和佐登妮絲美容館都沒有醫療美容的資質,而19.3萬元的手術也沒有手術同意書和明細單據,徐教授也不知何許人,因此質疑佐登妮絲美容館涉嫌非法行醫,並向碑林區衛生監督所進行了投訴。

  對此,愛婕妤美容院和佐登妮絲美容館負責人唐女士說,武先生的妻子是老顧客,自己咨詢整形,店裡與一些美容醫院有合作協議,店長就介紹其去泰瑞德進行了整形手術,總費用19.3萬元,至今還沒有做完全部項目,欠費11萬元。唐女士表示,店裡介紹一個顧客收中介費2000元,不管對方手術費用多少,由於武先生的愛人沒有帶夠錢,美容院給墊付了,因此現在欠自己11萬元,但拒不給錢還拉黑微信等聯系,隻好委托朋友去要債,她表示自己也要通過法律手段來要11萬元的欠債。

  對於武先生提供的妻子在佐登妮絲美容館內拍的照片,唐女士表示這裡是連鎖店,顧客可以到任一店面進行美容,不能說明是去做手術的。

  衛生監督部門稱証據不足 目前仍在調查中

  1月30日上午,針對這一投訴,碑林區衛生監督所執法人員表示,佐登妮絲美容館確實沒有醫療美容資質,武先生投訴后當天就前往檢查,武先生說有一張妻子的照片是手術當晚在該店內拍攝的,並沒有手術過程的照片、視頻或文字証據,單憑照片証據不足。當事人投訴共做了3次手術,經灞橋區衛生監督所調查,在東郊的泰瑞德美容醫院隻進行了一次,其他兩次手術的資料美容院方面至今尚未提供,目前此事仍在調查中。

  針對這起極其復雜、涉及西安幾個區域的美容整形糾紛,衛生執法人員提醒說,進行打針動刀等醫療美容一定要到正規的有醫學美容資質的機構進行,生活美容館嚴禁非法行醫。一旦進行了醫療美容,切記注意保存各種証據,以免導致維權困難。


(責編:王博、鄧楠)

责任编辑:小编兔子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食药监局】全省药品批发企

    【食药监局】全省药品批发企

  • 西安供电规范编制竣工图把好

    西安供电规范编制竣工图把好

  • 长安庆祝首届西安企业家节表

    长安庆祝首届西安企业家节表

  • 西安六旬男子绘画200余幅画像

    西安六旬男子绘画200余幅画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