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头条

江歌律师向刘鑫索赔之猜想

2018-01-18 12:35来源:西安头条浏览量:

近日,中国留日学生江歌遇害案掀起热议,12月11日至15日......

近日,中国留日学生江歌遇害案掀起热议,12月11日至15日,该案将在东京地方裁判所公开审判,相信真相不久就会展现在世人眼中。
      江歌的母亲江秋莲也一直在为此事奔波,新闻中单亲妈妈痛失女儿的无助令人动容,或许再无其他比女儿的生命来得重要。但斯人已逝,根据我国法律,江歌的母亲是否能够在民事上获得救济?换句话说,江歌母亲是否有法律上的依据向幸存者刘鑫主张赔偿或补偿?这不禁引发了笔者的深思。
      本着谨慎负责的态度,我们对扑朔迷离的事实细节不做过多的揣测。但基于法律分析对具体事实场景的依赖,笔者尝试从目前的新闻报道中提取了以下几个情境,据此谈谈本案可能的法律适用。

路径探索:紧急避险?见义勇为?
情境一:假设江歌与刘鑫在一同回家过程中,如后者所言刘鑫因故先一步进家门(但并未锁门),江歌方才遭遇来势汹汹的陈世峰
路径:是否可以基于《民法总则》第182条:“因紧急避险造成损害的,由引起险情发生的人承担民事责任”,要求刘鑫承担民事责任呢?
紧急避险是为了避免自己或他人人身及财产上的急迫危险,不得已采取加害行为。其一,避险人必须是为了使本人、他人的人身、财产权利免受危险的损害;所针对的对象必须是正在发生的紧急危险;任何人都有权采取适当的自力措施避免面临的紧急危险,但无辜的第三人并无义务作出无偿牺牲,因此避险人必须是在不得已情况下采取避险措施。其二,避险行为不能超过必要的限度。只有同时满足以上要件,才能构成紧急避险,进而向下主张权利。

      基于上述假定:刘鑫并未锁门且对门外情况一无所知,纯粹是江歌自发的对其进行保护。笔者认为,由于此情况下刘鑫并未作出避险行为,故《民法总则》第182条在此尚不适用。

情境二:假设江歌与刘鑫在一同回家的过程中,前者为了保护后者而挡在门前单独直面前来寻仇的陈世峰,却最终被其杀害。
路径:以侵权法领域下的“公平责任”为理论基础,适用《民法总则》第183条“见义勇为条款”。
   何为公平责任?公平责任是指当事人对于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且法律又未规定适用无过错责任的情况下,法院依据公平的观念,在考虑受害人的损害、双方当事人的财产状况及其他相关情况的基础上,决定由加害人与受害人双方对该损失加以分担。
   公平责任的制度设计,不仅为意外事件致害的受害人提供了一条民事救济路径,其对“见义勇为”行为也尤具意义——一方面使得受害人家属能够得到抚慰,另一方面也在受益者和受害人之间架起了一道桥梁,使得双方本明显失衡的利益天平能够得到调整,最终达到公平合理、及时化解矛盾、妥善解决纠纷、促进社会和谐的目的。
    具体到本案,江歌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已经符合了一般社会观念当中“见义勇为”的概念。据此,本案应当具备公平责任适用的空间。

江歌律师向刘鑫索赔之猜想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10月1日正式实施的《民法总则》中,第183条就是基于公平责任理论赋予“见义勇为”者补偿请求权的规定:“因保护他人民事权益使自己受到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民事责任,受益人可以给予适当补偿。没有侵权人、侵权人逃逸或者无力承担民事责任,受害人请求补偿的,受益人应当给予适当补偿。”结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释义,第183条主要存在如下要点:
1. 受害方须并非为了自己的民事权益,而是为了他人的民事权益不受侵害做出行为。 
2. 受害方受到的损害既包括人身受到伤害,也包括财产受到损害。 
3. 受益人应当给予适当补偿的情形被限定为三种:不存在侵权人(例如:舍身相救落水人员使自己受伤等)侵权人逃逸或者无力承担民事责任。 
4. “适当补偿”意味着法官需要根据被侵权人所受损害的严重程度,见义勇为者或其近亲属是否从见义勇为基金等其他地方获得了一定的补偿(目前一些省、市建立了见义勇为基金,专门鼓励那些为了国家、集体、他人利益舍身相助、见义勇为的人),见义勇为行为使受益人受益的程度,受益人的经济状况等因素,综合考虑后确定补偿的金额。

     实际上,该制度并非《民法总则》首创,早在1987年《民法通则》中就有相应的原则(第132条)和具体性规定(第109条),2010年的《侵权责任法》第23条中亦有体现:“因防止、制止他人民事权益被侵害而使自己受到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责任。侵权人逃逸或者无力承担责任,被侵权人请求补偿的,受益人应当给予适当补偿。”然而我们可以看出,旧法的规定中,受益人承担第二顺位的适当补偿责任,也即:受害人仅在不能得到侵权人的赔偿时,才享有对受益人的补偿请求权。《民法总则》第183条则首创了“受益人第一顺位的的补偿责任”,增设了侵权人承担责任的情况下受损害者仍能同时主张适当补偿的规定,可见其对见义勇为者的保护力度的加强,给予了受害方多一层关怀。

      虽然从文义解读,“可以给予适当补偿”似乎仅有倡导作用而不具强制力,但个案中若受害人主张时,该条款则事实上赋予法官以自由裁量权,最终由法官得根据具体情况作出有效判断,进而对当事人产生拘束力。我们可以参考以下两则案例:
(一)受害人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已获得侵权人的赔偿,仍然有权从受益人处获得补偿
来源:王某某诉刘某某等见义勇为人受害责任纠纷案 (2014)西西民初字第82号
本院认为:原告王某某为防止、制止被告刘某某的人身遭受他人不法侵害,使自己左手受到重伤并构成七级伤残的严重损害。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西安人,经本院调解,原告与各直接侵权人达成了赔偿协议,但胡某某、朱某某在调解过程中,因家庭困难,依原告的调解意见少赔偿5.7万元而未取得原告谅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三条“因防止、制止他人民事权益被侵害而使自己受到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责任。侵权人逃逸或者无力承担责任,被侵权人请求补偿的,受益人应当给予适当补偿”的规定,结合原告比较严重的伤情及构成七级伤残的伤残程度,参照南阳万和医院的出院医嘱,原告需进行“主动、被动、关节松动训练”,原告诉称后续的手术及康复等费用,也符合客观实际,从弘扬社会正气、维护见义勇为人权益出发,被告刘某某作为受益人,原告请求被告刘某某进行补偿,依法应予支持。
(二)收益人曾对受害人进行过一定的经济补偿,受害人家属请求其支付生活困难补助仍可获得法院支持。
来源: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案例选》
朱某的儿子在1991年1月开始受雇于吴某与廖某合伙经营的和兴饭店,朱子在1991年9月16日辞工但仍住在该饭店。10月3日凌晨,一伙歹徒抢劫和兴饭店,正在饭店睡觉的朱子听到声音后拿着打气筒下楼,在与歹徒搏斗中被刺中胸部,抢救无效死亡。廖某支付了医疗费和丧葬费约2000元,吴某付给朱家990元。事后,朱某向法院提起诉讼,认为儿子是为了保护和兴饭店的利益而死亡的,他的家庭因此失去了主要劳动力,造成了生活上的极大困难,要求吴某与廖某赔偿2万元。吴某与廖某辩称,事发时,朱某的儿子已经辞工不在饭店工作了,且饭店已经负担了医疗费、丧葬费以及家属的食宿费等,没有义务再补偿金钱给朱某,应当由杀害朱子的凶手承担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朱某的儿子自动辞工后暂住在和兴饭店,与饭店不再存在劳务关系。且案发后吴某及廖某已经妥善处理了后事,并给了朱某适当的经济补助,已尽到适当补偿的责任,朱某的死亡应由歹徒承担赔偿责任。因案件尚未侦破,不能处理民事赔偿。
朱某不服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在和兴饭店遭歹徒抢劫时,朱某的儿子为制止歹徒对饭店财产的侵害挺身而出,遇刺身亡,这种见义勇为、敢于同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的精神是值得提倡的。作为受益人,吴某和廖某事后虽然对朱某的善后处理在经济上给予了一定的补偿,但现在朱某家庭因儿子的死亡而造成了生活困难,吴某和廖某仍应给予一定的生活困难补助。据此,法院判决:撤销一审民事判决,要求吴某及廖某共同支付4990元(含之前已支付的2990元)给朱某。
 
      鉴于此,根据前述假定情形,江歌在危急关头为了保护刘鑫的生命健康权,遭到陈世峰的侵害,使自己丧失生命,符合《民法总则》第183条第1款之见义勇为者的补偿请求权的行使要件。同时,根据《侵权责任法》第18条:“被侵权人死亡的,其近亲属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死者江歌的母亲江秋莲确是此诉适格的原告。

责任编辑:小编兔子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世界杯热度未减 西安展开“古

    世界杯热度未减 西安展开“古

  • 西安:85后小伙捏面人月入万元

    西安:85后小伙捏面人月入万元

  • 用体育精神立业:西安体育学

    用体育精神立业:西安体育学

  • 西安天气预报 | 一周天气、限

    西安天气预报 | 一周天气、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