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头条

西安的2017:乐呵乐呵完了呗

2017-12-30 23:24来源:西安头条浏览量:

西安的2017:乐呵乐呵完了呗 -新闻频道-和讯网...

《调查清样》—撰文 | 文一刀

 

《调查清样》—撰文 | 文一刀

  “2017赶紧结束吧”,晚上和一个发小聊天中他突然发出这样的感叹。也难怪,这一年他炒股赔钱、打麻将输钱、喝酒断片儿、熬夜咳嗽,总之是所有工作以外的事,事事沉溺、事事不顺;为什么会如此在意工作以外的闲事?因为工作、单位已经让人看不到任何希望因而没有价值去上心在意,然而寄希望于“旁门左道”也终遭落空,还严重伤害了健康,这一年行至尾声也只有咕哝一声:“唉,头大得跟笼一样”。

  这样的感受是我那哥们一人独有吗?肯定不是。Google近期发布了2017年度搜索率最高的词汇就是一个简单的单词“How(怎样、如何)”,这个被疯狂搜索的单词记录下2017年里全世界人们因恐惧、好奇、沮丧而产生的疑问、困惑与焦虑。

  而要说到疑问、困惑与焦虑,2017年的西安则表现出了极度的分裂:在表面上的吆喝声中,西安正向着前所未有的光明目标前进并且几乎所有的资源都在向这里靠拢。百度一下“西安”加“重磅”,会有30多万个搜索结果;“西安”加“爆发”,400多万搜索结果;“西安”加“定了”,800多万搜索结果;“西安”加“烟头”,算了,没必要再看。在这些“重磅”、“定了”、“爆发”、“再度爆发”声中,西安似乎很快就要冲上云霄成为世界之都。

  然而如果从云中漫步中休息一下,回到尘世,走进个体,就会发现,在这一年里,奔走在西安城墙内外的每一个人身上,无一不是散发着与我那发小一样的沮丧、困惑与无所适从。这一年里,在西安城墙内外,无论收入差距有多高、无论职权差异有多大,面对焦虑与无所适从时竟表现出了罕见的人人平等。对这些个体来说,如今最大的难解之题早已不是哥德巴赫猜想,而是那句随口而出的低语:我该怎么办?相信这个问题会问倒西安大地的所有芸芸众生,人们甚至已经连假装知道怎么办的勇气都在渐渐丧失,善于审时度势的人都不知如何选择,慵慵懒懒的普通大众更只有随波逐流。

  到底该怎么办?对此突然想起一个许多年前听过的段子:那是人们还在用摩托罗拉v998的年代,一群来自深圳的IT男去东北某地开年会。习惯了下班开一小时车直奔东莞的这些宅男们面对东北那冰天雪地的环境颇感无所适从,几个人搭伙出去寻寻觅觅,很快看到街边一处发廊正霓虹闪烁,大家一路侧滑飞也似得挤进门内,然后便迫不及待地问道:“多少钱?”。

  屋里一片沉默,静得只能听到电丝炉上水壶嘴的冒气声,正当IT男们迷惑不解之时,对面几名壮硕的大姐突然爆发出一阵汉子般的大笑,其中一位声如洪钟的女子边笑边说着:“大兄弟啊,啥钱不钱的,乐呵乐呵完了呗”。

  对西安来说,西安头条,2017年最适合的就是借用一下这多年前段子里的智慧:啥重磅不重磅、爆发不爆发、定了不定了的,乐呵乐呵完了呗;啥烟头不烟头、店小二不店小二的,乐呵乐呵完了呗;啥秦商浙商、千亿级万亿级、硬科技软实力的,乐呵乐呵完了呗......

  “路旁的柳丝轻轻地在天空上扫着,什么地方都是在这一月来中换了一个天地!世界由老百姓(603883,股吧)来管,哪还有什么不能克服的困难呢”,这是1956年8月1日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丁玲的小说《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结束时的一段话,这是在那个生活中充满了踏实与确定时代的典型话语。而在眼下这忐忑流行、芳华遍地的现在,也许我们只能对太阳照在护城河上还有点儿确定,至于其他,就只能乐呵乐呵完了呗。—《调查清样》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调查清样。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陶海玲 HF003)

责任编辑:小编兔子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世界杯热度未减 西安展开“古

    世界杯热度未减 西安展开“古

  • 西安:85后小伙捏面人月入万元

    西安:85后小伙捏面人月入万元

  • 用体育精神立业:西安体育学

    用体育精神立业:西安体育学

  • 西安天气预报 | 一周天气、限

    西安天气预报 | 一周天气、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