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头条

2017CFC | 西安站冠军“航天云膜队”乒乓父子真情故事

2017-10-12 14:24来源:西安头条浏览量:

陈常远:等于就是在毕业的时候还欠了有四五万块钱,毕业以后你欠了这个钱,首先你自己种下的恶果吧,也不能说...

  2017CFC乒乓球邀请赛西安站的冠军由“航天云膜队”陈常远和他的父亲陈建一夺得,我们一起来看看他们父子俩和乒乓球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呢?

  儿子陈常远现在是西安石油大学的一名体育老师,但他和父亲的祖籍都是河南而不是陕西,这一次打比赛父亲也是专程赶到西安,至于为什么陈常远会和西安结缘,这还要从他大学毕业以后说起。

2017CFC | 西安站冠军“航天云膜队”乒乓父子真情故事

  陈常远:当时是上大四的时候然后要毕业了,那个时候在想这个毕业了以后要怎么办,没想过你去干什么,那刚好朋友说,那你考研吧,我说这考研考不上吧,当时心想着真的考不上,那就试试吧,当时也没怎么复习,但是逼着自己,就看了看书。当时成绩出来,我考的是本校,河南大学。但是成绩一出来,哎呦,这成绩不够分,然后那怎么办。然后在网上查,一看,西安体育学院,分够,然后那就去试一下吧,然后一试就在西安待了有四年时间了。

2017CFC | 西安站冠军“航天云膜队”乒乓父子真情故事

  研究生毕业后的陈常远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就留在了西安,而是经过了一些波折。当时还在读研的他,发现家庭小饰品这个行业应该是个赚钱的行业,于是和一个亲戚一起合伙做生意,没想到因为年轻没经验,店面还没开半年就倒闭了,还把赔了四五万块钱,而当时这钱还是通过大学生贷款贷的。

  陈常远:等于就是在毕业的时候还欠了有四五万块钱,毕业以后你欠了这个钱,首先你自己种下的恶果吧,也不能说恶果,自己的经历。那既然有亏空,那自己想办法去还,不能去靠父母这一块,去伸手要,毕竟那么大了。然后当时在西安带课的话,相对不是那么稳定。 然后一个朋友在深圳那一块,一个俱乐部,然后说那一块相对来说比较稳定,等于是在研究生毕业,就直接去了深圳,待了有一年左右,等于把这个中间亏空然后弥补上去了。在那边除了吃饭这一块,消费娱乐这一块你就不要考虑了,因为你先把这个还上之后,心里就没有压力了。

2017CFC | 西安站冠军“航天云膜队”乒乓父子真情故事

  在深圳当了一年俱乐部教练之后,他终于是把亏空给补上了。于是他开始为自己的前途另谋出路,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得知了西安石油大学招聘体育老师,而他恰好抓住了这一次机会,成功应聘上了体育老师这个职业。就这样,因为工作的原因,他又回到了西安,也就此在西安稳定了下来。因为大学教的是乒乓球这一块,这也让他又有了充足的时间来加强自己的球技,但是说起打乒乓球,从前的他可是对这个非常抵触,甚至还因为乒乓球,和父亲之间产生了不小的矛盾

2017CFC | 西安站冠军“航天云膜队”乒乓父子真情故事

  陈常远:我和我父亲的关系其实以前挺糟的,当时那个时候家里条件也不是太好,然后父亲和我因为乒乓球这一块,也搞得比较僵硬,然后那个时候小什么也不懂,因为我爸带过的学生,那个时候和我一个年龄,都知道这件事,反正就是每次都害怕看到我去那个球馆打球,因为几乎每次去训练,几乎都要挨一遍揍。可能我爸不是太记得,但是我记得比较清楚,但是怎么说呢,还是打得太轻了,我就是那种,不愿意学你怎么样都没用的。

2017CFC | 西安站冠军“航天云膜队”乒乓父子真情故事

  陈建一:我结婚比较晚,我小孩1989年才出生吗。他在两三岁的时候,我喜欢打乒乓球有时候就在案上跪着慢慢提高他的兴趣,到四五岁的时候就在下面垫一块板开始打球,然后还有他姨家的一个哥哥跟着我学打球。因为他学打球,刚开始的时候还好一点,后来有逆反心理,不愿意打,你练球怎么能提高呢,我有时候要逼着他打,还打过他。还是逆反心理强,他要是喜欢,我早就往专业队里送了。

2017CFC | 西安站冠军“航天云膜队”乒乓父子真情故事

  虽然当时的陈常远不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但是随着年龄和见识的增长,他开始慢慢理解当时父亲的做法。并努力的缓和两个人的关系,这一次的CFC电视邀请赛也是他告诉父亲,并报名的。因为他知道父亲对这个比赛比较在意,他也希望通过这个比赛增进父子之间的感情,享受生活的同时享受乒乓球带来的快乐。

责任编辑:小编兔子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西安市保安行业发展30周年表彰

    西安市保安行业发展30周年表彰

  • 航空牵手 向美国市场推广西安

    航空牵手 向美国市场推广西安

  • 西成高铁正式运营蓉、渝进入

    西成高铁正式运营蓉、渝进入

  • “问政时刻”︱10位观众受邀上

    “问政时刻”︱10位观众受邀上